理律文教基金會 Lee and Li Foundation

2023/08/09【理律學堂電子報 – 第438期】

孤獨為什麼是危機;孤獨感如何影響對公共議題的思考

21世紀的孤獨/孤獨為什麼是危機?

蔡怡佳 教授

孤獨是一種內心的狀態,也是一種存在的狀態,反映個人與他人的連結/與自我的連結,以及個人在社會、經濟以及政治層面受到支持/照顧的程度。全球化、都市化、社會不平等的加劇,權力不對等、人口變遷、流動性增加,乃至於科技、疫情…,形成21世紀孤獨的背景。在智慧型手機、社交媒體充斥下, 人們的注意力被竊取、強迫式追求按讚,黑暗面與憤怒被煽動,有效溝通與同理心被破壞,互動、共享的實體空間被緊縮 ,便一步步走向孤獨。人們在意識形態中尋找認同感,演變出極端與民粹主義,形成危機。新自由資本主義盛行,人們互相視為競爭者而非協作者、營利者而非幫助者、索取者而非給予者、消費者而非生命主體,當人們把自我利益放在首位,傳統精神支柱瓦解、社會安全網破損,便會感覺更孤獨。

孤獨意味著人們需要被聽見、被看見、被在乎,希望有能動性、渴望公平、和善、尊重的對待。每個人要認知到,除了政府、機構和企業,自己在緩和孤獨危機這件事上扮演著重要角色。

孤獨感如何影響對公共議題的思考/孤獨與民主素養、民粹主義

吳志光 教授

民粹主義(populism)浪潮下所產生的問題成為民主體制的巨大挑戰。民主需要多元主義並且承認形形色色自由、平等而無法化約為同質性的公民;但民粹主義常形成排他性的認同政治,對民主的原始理念造成危害,進而削弱甚或摧毀民主體制。民粹主義者常有以下特質:(1)以言詞或行動拒絕接受民主的遊戲規則(2)否定對手的正當性(3)容忍或鼓勵暴力(4)支持限制公民包括媒體自由的法律或政策,或對示威遊行、批評政府、特定的公民或政治組織橫加限制。民粹主義反對與憲政主義相關的共同價值,例如限制多數的意志、制衡、保護少數甚至基本權利。民粹社群的共同特徵是「公然排外」;民粹分子鎖定感到孤獨的人,藉增強人們疏離、被邊緣化的情緒,激發焦慮不安,操弄族群差異,以對抗政治取向不同的人。分化言論往往極具傳染力,民粹主義的崛起把傳統政黨推向極端,使不信任和仇恨成為日常。

如何聽見、看見人民,賦予人民良好的機會,引導人民練習接納與寬容,重新建立國民社群意識,凝聚感情、減輕孤獨感,是政治家必須誠懇以赴的方向。


[經典回顧]

華人圈的法律文化與人際關係建構模式

王冠璽 教授

華人的社會以”己”為中心,和別人所聯繫的社會關係,從己而出,像水的波紋一樣,愈推越遠,也愈推愈薄。華人社會結構的基本即人倫,根據年齡、性別、角色等,形成父子有親、君臣有義、夫婦有別、長幼有序、朋友有信的社會秩序;這形成華人互動的準繩,合之則不失規矩,不合則失禮也。華人文化對倫人有完備的設計、深刻的價值取向與意識形態,同時還有與之契合的社會集團-宗族組織。華人語境中”人”的概念不是獨立的個體,而是一種關係體;”人”可以指”自己”,也可以指”他人”和”眾人”,但唯獨沒有 “個人”的含義。這表明了華人文化中”人”是在與他人的互動關係中被界定的, “人”是一種具有社會適合性格的存在。

法律和制度的對象是抽象的、通性的”個體”,”禮”或人倫秩序則進一步要求照顧每一個具體的個人,這一型態的”個人主義”(與西方的個人主義內涵不同)使華人不能適應嚴格紀律的控制,也不習慣集體生活;這一特色與實施西方憲政主義所要求的背景文化有很大的差異。現代化法律代表著西方文明的最高成就,華人社會也承襲西方的法律運作平臺,卻仍然有著濃厚的自有特色;西方國家的法律不能輕易在華人的法律平臺上順暢運作,這是因為華人與西方的法律文化存在著重要差異。華人社會的好處,例如有強大的群體內在支撐性,失業,老人與幼兒的照護方面,都與傳統發生連結,有很多值得保留的特色。在個人主義之下的法律,要如何體現我們許多或可稱之為美德的部分,是值得思考與解決的。